公司动态
苻坚淝水之战
来源:admin 时间:2018-02-12 浏览次数:

     
     苻坚的部队集结在淝水西岸,和晋军隔河对峙。当时苻坚部队共有多少人,一直说法各异。苻融的军团共有三十万人,苻坚从项城又带来了八千骑兵。但是苻融派出过三万人的部队前往荆州,此外在洛涧又损失了一些兵马,并留下一些军队驻守寿春。如此一来,淝水岸边的前秦军队差不多应该有二十多万人。
     这二十多万军队集结于一地,对将领的指挥能力是一个很大的考验。苻坚部队里云集了各族的军人,编制非常复杂。秦军精锐必是氐人士卒,他们多半集中在苻融指挥的中军。此外大军中更有诸多汉人、鲜卑人、羌人、乌桓人,他们对“非我族类”的氐人帝国未必有多强烈的效忠心,多半还是“畏威而来”—因为害怕官府,不得不上阵打仗。
     种族上的纷杂必然会增加编制的复杂性,指挥起来也势必更加困难。光是语言就是一个问题:各族语言不同,也未必都会说汉语,苻融的命令很可能要先翻译成不同的语言才能下达。这二十多万人来自五花八门的种族,又多半没有受过正规训练,如今在淝水岸边挤作一团,即便神仙做他们的指挥官,只怕也很难调度自如。
     双方沿淝水严阵以待,一时倒都没什么举动。这时,苻融收到谢玄写的一封信。谢玄出身于士族,笔下十分来得,信写得很是雅丽。他在信中说:“君悬军深入,置阵逼水,此持久之计,岂欲战者乎?若小退师,令将士周旋,仆从与君公缓辔而观之,不亦美乎?”翻译过来就是说:“您孤军深入,在淝水边摆开阵势,难道您还要打持久战吗?那多不好。如果您肯稍微往后退一下军,腾出点地方,让小的们好好打一架。咱们悠然观战,岂不美哉?”
     谢玄的打算是尽快决战。按照计划,他将率领八千精锐部队渡河作战,如果形势顺利,后续主力就渡河发动大规模后续攻击。如果失利,也可以有主力做接应。
     对谢玄的要求,前秦领导层有很大的分歧,大家多半认为这里有问题,应该严词拒绝。但是,苻坚和苻融认为,等晋军渡河到一半的时候,让骑兵向他们发起冲锋,哪有不大获全胜的道理?因此,苻坚下令军队后撤。
     苻坚的想法看上去并没有错误,秦军以逸待劳,用骑兵对付渡河晋军,在战术上当然占有很大优势。但是他忽略了一点:他有没有能力让自己的军队秩序井然地后撤。他只考虑了对岸的敌人,而没有认识到自己身边的这二十多万人可能是更危险的敌人。
     后撤指令下达了,一场巨大混乱随即爆发。
     我们可以设想一个普通士兵,在这场撤退中会有什么感受。他置身于二十多万人中间,放眼望去,四面八方都是密密麻麻的人海。他一直生活在北方,原本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到这个叫淝水的地方来。他知道马上就要爆发一场血战,自己很可能会战死在这个陌生的地方。对岸的晋军到底有多厉害,他没有把握,但是听说不久前发生的洛涧之战自己这边死了很多人。想起这些,当然会让他高度紧张,而周围人口密度偏又如此之大,这不但不会缓解他的压力,只会弄得他更紧张。恐惧在人与人之间是可以互相传递、逐渐放大的。
     有些指挥官的话他可能听不懂,即便队长和他操同一语言,他能听得懂,也很难理解。领导认为,大家应该后撤某个距离,好让晋军渡河,然后返回身来对晋军作战,把他们赶到河里去。对他来讲这个说法过于复杂,再说领导未必真解说得那么详细,他所知道的就是长官让他后撤,到底为什么后撤他并不清楚。
     好,大家转回头走路。他们知道,晋军就在他们背后,随时可能向自己冲锋,这种想法自然会让他们觉得危险。可以想象,他们中某些人很容易加快步伐,越想身后有许多晋军,可能就走得越快。自己还有老婆孩子呢,可不能随便死了。他们一加快脚步,周围的人也就不由自主地跟着加快速度。而眼看着周围的人越走越快,大家心里自然也越来越恐惧。这是一个糟糕的正反馈,不难料想,如果任由这个正反馈发展,结局一定是大家集体奔跑。
     按理说,应该有外力来打断这个正反馈,这个外力就是指挥官。但是前面已经说过,面对如此纷杂的编制,如此庞大的人员,指挥官也很难应对。当时没有什么像样的通讯措施,除了军旗、号鼓,就是靠人喊。基层指挥官和高级指挥官很难联络,加上语言障碍,那就更难了。基层指挥官很可能也不理解事态发展:晋军是不是打过来了?自己这边是不是已经战败了?现在是后撤还是败退?他自己很可能也被卷到这个洪流中,正奋不顾身往前奔呢。
     等到混乱局面呈蔓延之势,即便是指挥官也已经无能为力了。恐惧的力量是无穷的,眼看着二十多万人从行进变成竞走,从竞走又变成了赛跑……
     战争结束后,间谍朱序自称他在制造这场大混乱中起了很大作用—前秦部队后撤的时候,他躲在阵后高喊:“我们败了。我们败了。快跑啊。”这个说法是朱序的一面之词,很可能是为了向东晋邀功请赏捏造出来的。即便他喊了,他的话对这次混乱起了多大作用也很难说。从事情经过推测,前秦军队更可能是自我崩溃,有没有朱序的那一嗓子无关紧要。
     谢玄的部队已经开始渡河。苻融眼看着局面失控,就纵马入阵,想要恢复秩序。可能是他跑得太急切了,也可能是被乱军冲撞,结果他的马一头栽倒,失去了坐骑的苻融被晋军杀死。晋军渡河之后,没有遭到任何抵抗,展现在他们面前的,是秦军四处乱跑、互相践踏的喜人景象。这些晋军一定莫名其妙、不知所以,但他们没有坐下来分析这是怎么回事,而是跟在后面紧紧追击。
     这些秦军一路狂奔,一口气跑到了青冈。他们奔逃的态度非常坚决,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他们—摔跤的一律被踩死。据史书的说法,被踩死的“蔽野塞川”。这些溃军跑到晚上依旧舍不得休息,夜以继日地努力向前跑。据说他们听到风声鹤唳,都认为是晋朝的追兵。恐惧已经深入骨髓。
     前秦二十多万大军全然解体,苻坚也被流箭射中。当时混乱至极,根本没人管这个皇帝的死活,苻坚自己一个人骑马跑到了淮北。晋军获得了锦缎万匹、牛羊驴骡十万头。这是一次巨大的胜利,而晋军并没有付出任何代价。苻坚的军队没有交战就自我崩溃,直接原因不过是军队后撤了那么一小段。这个结局会让现代指挥官觉得匪夷所思,难道那些当官的,都是白领朝廷俸禄的猪头不成?
     如果有无线电,如果有望远镜,如果有长期训练,如果编制足够简单,如果有上面的任何一个条件,也许结局都不会是这样。但是当时这一切都没有,指挥如此众多的各族士兵,已经大大超出了前秦指挥官的能力。
     旭日东升的时候,淝水岸边还陈列着二十多万前秦士兵,而夕阳西下的时候,淝水岸边已经没有前秦战士的影子。被夕阳照耀着的,只有被践踏得面目全非的尸体。前秦帝国的国运,随着夕阳一起没落。
     那些奔波在路上、尚未到达淝水的士兵,听到淝水溃败的消息后,登时一哄而散。辛辛苦苦征发出来的几十万大军,没有派上任何用场就全部解体。苻坚的征发把整个帝国弄得混乱不堪,却没有从中得到任何收益,很多溃军反而加入了反对他的叛乱。
     吞入腹中的巨兽没有被消化,如今它要撕破蛇的肚腹,在蛇的血泊里站立起来。鲜卑叛军建立了后燕帝国,羌族叛军建立了后秦帝国。从不猜忌他人的苻坚被他信任过的人出卖,只好放弃关中,逃奔甘肃。385年,苻坚被后秦俘获。苻坚害怕自己的孩子在后秦受辱,亲手把他们杀死。不久,苻坚被后秦首领姚苌勒死,而在二十多年前,姚苌要被处斩,当时还是亲王的苻坚把他从刑场救了下来。这真像是命运的捉弄。
     此时距他雄心勃勃地征伐东晋、梦想天下一统只有短短两年。在苻坚临终之际,不知脑海里是否闪现过淝水岸边的那场闹剧?在他最辉煌的时刻,忽然失去了命运的眷顾。
     这一切,如同梦幻。苻坚的狂妄举动使他失去了一个庞大帝国。魏晋时代,比苻坚远征更加荒唐愚昧的事情,不断上演。那些人没有帝国可以失去,但往往失去了健,甚至生命。
     《凯风智见:《笑林广记》——清朝人的段子合集》
     《凯风智见: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?》
     《文史新说:那些中国的“摔跤爸爸”》
     《文史新说: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》
     《文史新说: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。》
     《文史新说:苏东坡的西湖情节》
     《文史新说:往事越千年 丝绸古道说新疆》
     苻坚的部队集结在淝水西岸,和晋军隔河对峙。当时苻坚部队共有多少人,一直说法各异。苻融的军团共有三十万人,苻坚从项城又带来了八千骑兵。但是苻融派出过三万人的部队前往荆州,此外在洛涧又损失了一些兵马,并留下一些军队驻守寿春。如此一来,淝水岸边的前秦军队差不多应该有二十多万人。
     这二十多万军队集结于一地,对将领的指挥能力是一个很大的考验。苻坚部队里云集了各族的军人,编制非常复杂。秦军精锐必是氐人士卒,他们多半集中在苻融指挥的中军。此外大军中更有诸多汉人、鲜卑人、羌人、乌桓人,他们对“非我族类”的氐人帝国未必有多强烈的效忠心,多半还是“畏威而来”—因为害怕官府,不得不上阵打仗。
     种族上的纷杂必然会增加编制的复杂性,指挥起来也势必更加困难。光是语言就是一个问题:各族语言不同,也未必都会说汉语,苻融的命令很可能要先翻译成不同的语言才能下达。这二十多万人来自五花八门的种族,又多半没有受过正规训练,如今在淝水岸边挤作一团,即便神仙做他们的指挥官,只怕也很难调度自如。
     双方沿淝水严阵以待,一时倒都没什么举动。这时,苻融收到谢玄写的一封信。谢玄出身于士族,笔下十分来得,信写得很是雅丽。他在信中说:“君悬军深入,置阵逼水,此持久之计,岂欲战者乎?若小退师,令将士周旋,仆从与君公缓辔而观之,不亦美乎?”翻译过来就是说:“您孤军深入,在淝水边摆开阵势,难道您还要打持久战吗?那多不好。如果您肯稍微往后退一下军,腾出点地方,让小的们好好打一架。咱们悠然观战,岂不美哉?”
     谢玄的打算是尽快决战。按照计划,他将率领八千精锐部队渡河作战,如果形势顺利,后续主力就渡河发动大规模后续攻击。如果失利,也可以有主力做接应。
     对谢玄的要求,前秦领导层有很大的分歧,大家多半认为这里有问题,应该严词拒绝。但是,苻坚和苻融认为,等晋军渡河到一半的时候,让骑兵向他们发起冲锋,哪有不大获全胜的道理?因此,苻坚下令军队后撤。
     苻坚的想法看上去并没有错误,秦军以逸待劳,用骑兵对付渡河晋军,在战术上当然占有很大优势。但是他忽略了一点:他有没有能力让自己的军队秩序井然地后撤。他只考虑了对岸的敌人,而没有认识到自己身边的这二十多万人可能是更危险的敌人。
     后撤指令下达了,一场巨大混乱随即爆发。
     我们可以设想一个普通士兵,在这场撤退中会有什么感受。他置身于二十多万人中间,放眼望去,四面八方都是密密麻麻的人海。他一直生活在北方,原本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到这个叫淝水的地方来。他知道马上就要爆发一场血战,自己很可能会战死在这个陌生的地方。对岸的晋军到底有多厉害,他没有把握,但是听说不久前发生的洛涧之战自己这边死了很多人。想起这些,当然会让他高度紧张,而周围人口密度偏又如此之大,这不但不会缓解他的压力,只会弄得他更紧张。恐惧在人与人之间是可以互相传递、逐渐放大的。
     有些指挥官的话他可能听不懂,即便队长和他操同一语言,他能听得懂,也很难理解。领导认为,大家应该后撤某个距离,好让晋军渡河,然后返回身来对晋军作战,把他们赶到河里去。对他来讲这个说法过于复杂,再说领导未必真解说得那么详细,他所知道的就是长官让他后撤,到底为什么后撤他并不清楚。
     好,大家转回头走路。他们知道,晋军就在他们背后,随时可能向自己冲锋,这种想法自然会让他们觉得危险。可以想象,他们中某些人很容易加快步伐,越想身后有许多晋军,可能就走得越快。自己还有老婆孩子呢,可不能随便死了。他们一加快脚步,周围的人也就不由自主地跟着加快速度。而眼看着周围的人越走越快,大家心里自然也越来越恐惧。这是一个糟糕的正反馈,不难料想,如果任由这个正反馈发展,结局一定是大家集体奔跑。
     按理说,应该有外力来打断这个正反馈,这个外力就是指挥官。但是前面已经说过,面对如此纷杂的编制,如此庞大的人员,指挥官也很难应对。当时没有什么像样的通讯措施,除了军旗、号鼓,就是靠人喊。基层指挥官和高级指挥官很难联络,加上语言障碍,那就更难了。基层指挥官很可能也不理解事态发展:晋军是不是打过来了?自己这边是不是已经战败了?现在是后撤还是败退?他自己很可能也被卷到这个洪流中,正奋不顾身往前奔呢。
     等到混乱局面呈蔓延之势,即便是指挥官也已经无能为力了。恐惧的力量是无穷的,眼看着二十多万人从行进变成竞走,从竞走又变成了赛跑……
     战争结束后,间谍朱序自称他在制造这场大混乱中起了很大作用—前秦部队后撤的时候,他躲在阵后高喊:“我们败了。我们败了。快跑啊。”这个说法是朱序的一面之词,很可能是为了向东晋邀功请赏捏造出来的。即便他喊了,他的话对这次混乱起了多大作用也很难说。从事情经过推测,前秦军队更可能是自我崩溃,有没有朱序的那一嗓子无关紧要。
     谢玄的部队已经开始渡河。苻融眼看着局面失控,就纵马入阵,想要恢复秩序。可能是他跑得太急切了,也可能是被乱军冲撞,结果他的马一头栽倒,失去了坐骑的苻融被晋军杀死。晋军渡河之后,没有遭到任何抵抗,展现在他们面前的,是秦军四处乱跑、互相践踏的喜人景象。这些晋军一定莫名其妙、不知所以,但他们没有坐下来分析这是怎么回事,而是跟在后面紧紧追击。
     这些秦军一路狂奔,一口气跑到了青冈。他们奔逃的态度非常坚决,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挡他们—摔跤的一律被踩死。据史书的说法,被踩死的“蔽野塞川”。这些溃军跑到晚上依旧舍不得休息,夜以继日地努力向前跑。据说他们听到风声鹤唳,都认为是晋朝的追兵。恐惧已经深入骨髓。
     前秦二十多万大军全然解体,苻坚也被流箭射中。当时混乱至极,根本没人管这个皇帝的死活,苻坚自己一个人骑马跑到了淮北。晋军获得了锦缎万匹、牛羊驴骡十万头。这是一次巨大的胜利,而晋军并没有付出任何代价。苻坚的军队没有交战就自我崩溃,直接原因不过是军队后撤了那么一小段。这个结局会让现代指挥官觉得匪夷所思,难道那些当官的,都是白领朝廷俸禄的猪头不成?
     如果有无线电,如果有望远镜,如果有长期训练,如果编制足够简单,如果有上面的任何一个条件,也许结局都不会是这样。但是当时这一切都没有,指挥如此众多的各族士兵,已经大大超出了前秦指挥官的能力。
     旭日东升的时候,淝水岸边还陈列着二十多万前秦士兵,而夕阳西下的时候,淝水岸边已经没有前秦战士的影子。被夕阳照耀着的,只有被践踏得面目全非的尸体。前秦帝国的国运,随着夕阳一起没落。
     那些奔波在路上、尚未到达淝水的士兵,听到淝水溃败的消息后,登时一哄而散。辛辛苦苦征发出来的几十万大军,没有派上任何用场就全部解体。苻坚的征发把整个帝国弄得混乱不堪,却没有从中得到任何收益,很多溃军反而加入了反对他的叛乱。
     吞入腹中的巨兽没有被消化,如今它要撕破蛇的肚腹,在蛇的血泊里站立起来。鲜卑叛军建立了后燕帝国,羌族叛军建立了后秦帝国。从不猜忌他人的苻坚被他信任过的人出卖,只好放弃关中,逃奔甘肃。385年,苻坚被后秦俘获。苻坚害怕自己的孩子在后秦受辱,亲手把他们杀死。不久,苻坚被后秦首领姚苌勒死,而在二十多年前,姚苌要被处斩,当时还是亲王的苻坚把他从刑场救了下来。这真像是命运的捉弄。
     此时距他雄心勃勃地征伐东晋、梦想天下一统只有短短两年。在苻坚临终之际,不知脑海里是否闪现过淝水岸边的那场闹剧?在他最辉煌的时刻,忽然失去了命运的眷顾。
     这一切,如同梦幻。苻坚的狂妄举动使他失去了一个庞大帝国。魏晋时代,比苻坚远征更加荒唐愚昧的事情,不断上演。那些人没有帝国可以失去,但往往失去了健,甚至生命。
     《凯风智见:《笑林广记》——清朝人的段子合集》
     《凯风智见:明朝鸿胪寺卿王士性如何评价各省人?》
     《文史新说:那些中国的“摔跤爸爸”》
     《文史新说:秦巴腹地一个鸡鸣三省的传奇古镇》
     《文史新说:高考古往今来一场未曾缺席的较量。》
     《文史新说:苏东坡的西湖情节》
     &nb
下一篇:没有了